瑞博国际地址-主业毛利率走低屡遭行政处罚 国邦医药暗藏隐忧拟闯关IPO

  导语

  《投资者网》向劲静

  作为一家全球性、多品种且具备产业链优势的医药制造公司,国邦医药2016 年至2018 年连续3年入选全国医药工业百强名单。但在其光鲜的背后,却暗藏着隐忧,那就是国邦医药的毛利率处于行业较低水平。未来,倘若因政策调整导致市场竞争环境发生较大变化,或行业上下游出现异常波动,则国邦医药主营业务毛利率恐进一步下滑,从而影响经营业绩。

  日前,国邦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邦医药”)向中国证监会递交了招股书,拟于上交所主板上市。

  根据国邦医药招股书显示,公司预计将发行不超过11875 万股,募集资金27亿元,主要用于医药产业链新建及技改升级项目、动保产业链新建项目、研发中心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5亿元。

  据介绍,国邦医药是全球性、多品种且具备产业链优势和工业平台完整要素的医药制造公司;2016 年至2018 年连续3年入选全国医药工业百强名单。看上去已足够光鲜亮丽,然而在上市前夕,公司亦有诸多问题缠身,如此状况,公司能否顺利上市?

  1

  两大主业毛利率不甚理想

  国邦医药成立于1996年3月,是全球大环内酯类和喹诺酮类原料药的主要制造商和供应商。公司主要从事医药及动物保健品领域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医药板块涵盖原料药、关键医药中间体及制剂等,动物保健品板块涵盖动保原料药、动保添加剂及制剂等。

  根据国邦医药的招股说明书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期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29.05亿元、32.79亿元和38.02亿元,2018年和2019年同比增长12.86%和15.95%;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78亿元、2.11亿元和3.15亿元,2018年和2019年同比增长18.65%和49.35%。

  具体来看,期间公司旗下的医药板块贡献营收最大,分别占比为75.4%、74.8%、72.75%;动物保健品板块则贡献营收24.6%、25.2%、27.25%。

  不过,在其光鲜的业绩背后,却暗藏着隐忧,那就是国邦医药的毛利率处于行业较低水平。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两大业务线毛利率都产生较大波动。其中,医药板块毛利率为29.64%、32.51%、29.1%,先升后降;动物保健品板块毛利率为26.7%、21.04%、17.11%,不断下滑。

  其中,医药原料药较其他品类毛利率下滑更为严重。国邦医药的医药原料药主要包括克拉霉素、阿奇霉素、罗红霉素和盐酸环丙沙星,其中盐酸环丙沙星产品的毛利率较2018年下降11.47个百分点,毛利率降幅最甚。

  对此,国邦医药表示,2019年公司盐酸环丙沙星适当降价以拓展客户,扩大市场份额,同时其主要原材料乙酯胺化物、氟氯苯乙酮、哌嗪等价格上升,导致其毛利率下滑。

  倘若未来因政策调整导致市场竞争环境发生较大变化,或行业上下游出现异常波动,则意味着该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恐进一步下滑,从而影响经营业绩。

  2

  “双重身份”惹关注

  除上述隐忧之外,还有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那就是公司一个客户的“双重身份”。

  根据招股书显示,国邦医疗2019年的前五大客户分别为:浙江本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本立科技”)、Mylan集团、Abbott集团、Insud集团以及浙江省化工进出口有限公司。其中,本立科技的贡献最大,甚至可以说,该公司对于国邦医药的经营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数据显示,2018年和2019年,国邦医药向本立科技的销售收入分别为4806.86万元和8832.49万元。从而,使得本立科技也从第五大客户直接升级为第一大客户。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本立科技还有着双重身份。除了是国邦医药的第一大客户以外,还是公司的供应商,已连续三年为国邦医药的第二大供应商。2017年至2019年期间,国邦医药向本立科技的采购金额分别达到1.30亿元、1.58亿元和2.16亿元。

  不仅如此,国邦医药和本立科技还建立起了长期的合作关系。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国邦医药与本立科技正在履行的采购合同共有四项,合同金额分别为1140万元、1164万元、1257.8万元和2280万元,标的物均为胺化物。

  那么,既是客户,又是供应商的本立科技是否会对国邦医药的上市产生影响?公司如何保障与本立科技之间没有关联交易?由于公司并未针对《投资者网》的这一提问进行回复,暂时无从知晓。

  如此“双重身份”的操作,是否会成为国邦医药上市的“绊脚石”?这背后的原因又是为何?由于国邦医药并未给出任何说明,目前暂未有答案。

  3

  “屡遭处罚不改”如何治?

  作为一家生物医药公司,其环保安全一直都是备受证监会关注,对于拟上市公司更是如此。那么,国邦医药的情况又是如何?根据国邦医药招股说明书内容来看,近年来公司或旗下的子公司,屡次遭到处罚。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2月,浙江国邦下风向臭气浓度为25违反相关标准,被绍兴市上虞区环境保护局罚款8万元;2017年10月,山东国邦因违反操作规程或安全管理作业:现场检修作业未做到工完料清;受限空间作业票证未做到每隔2小时一检测,与受限空间管理制度规定的不一致,被潍坊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罚了1万元;2017年11月,山东国邦因罐区甲醇卸车管道法兰静电跨接线脱落,被潍坊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罚了5000元。

  2018年8月,华大医药因未执行国家和省有关危险作业的规定和单位的危险作业管理制度,被绍兴市上虞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罚了4万元;2018年11月,公盛材料未将装盛过危险化学品的原料空桶(系危险废物)按规范要求贮存管理,随意露天堆放,被新昌县环境保护局罚了8.5万元。

  2020年2月,浙江国邦2018年和2019年恩诺沙星和盐酸恩诺沙星产量已超出环评审批总量,生产规模发生重大变化,在未重新报批环评文件的情况下,擅自开工建设并投入生产,被绍兴市生态环境局罚了46.48万元。

  由此可见,这些年来,浙江国邦屡遭行政处罚,倘若公司上市,日后如何对相关事务进行管控?面对这一问题,公司方面也没有作答,市场只能保持关注。(思维财经出品)■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